咨询热线

020-82020406

ABOUT US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手术后13天死亡 大学生做割包皮和阴茎延长手术

作者:365app更新时间:2021-03-07 10:15点击次数:字号:T|T

  身高1.85米,体重100公斤。长春某大学大二学生方量(化名)在同学们的心目中是一个“壮得像头牛犊”的男孩。9月2日,方量在长春市红旗街附近的长春九龙泌尿外科医院做包皮手术和阴茎延长术。在术后的几天中,他出现发烧,恶心等症状。12天后,9月14日方量出现了高烧、寒战,病情加重。当日到附近的医院就诊,经过检查,他患有重症肺炎、感染性休克、多脏器功能衰竭等。9月15日17时40分,方量经抢救无效死亡。

  在黑龙江甘南县宝山乡巨丰村,43岁的林女士几个月来一直处于悲痛中。“我的儿子才20岁啊,我就这么一个孩子,平时连感冒都很少得。”林女士向记者哭诉说。

  9月3日,正在家里忙乎家务的林女士接到了儿子方量的电话。“孩子他爸股骨头坏死,全家就我一个人赚钱。”林女士说,儿子方量向她要钱,说是自己在长春九龙泌尿外科医院做了包皮手术,钱不够。“我记得前几天刚给他拿了1万多块钱。”林女士回忆,当时她还纳闷,什么手术需要这么多钱呢!

  但让林女士更加担心的是孩子的术后的恢复情况。4日晚10点多,她赶到了长春,在学校看到了儿子。“他就说有点疼。”在学校,林女士看到儿子脸色不太好。“这个时候他还没有说还做了什么阴茎拉长手术。”是林女士在孩子病历上发现的。“我就问儿子,为啥要做那种手术。”林女士说,方量羞涩地说,在当时问诊的时候一名医生说他包皮过长会影响健康,并且他的阴茎有些短小,建议两个手术一起做,方量就同意了。

  对于方量为何要到九龙医院做手术的动因,林女士也一直没有搞清楚,只是听孩子说,是通过网上查询得知的。“作为母亲,也不方便深究这些。”林女士说,她找到其中一名给方量做手术的医生,医生也没有说阴茎延长术到底是谁提出做的。

  9月9日,林女士接到了方量的电话。电话中,方量和母亲说,身体难受、发烧、没劲儿。“我让儿子到九龙医院去问问,是不是感染了。”林女士说,后来儿子说有可能是感冒了,一直在九龙医院打点滴。14日,方量在电话中说,同学陪他到一家“公家”医院做检查了。“妈我难受,太难受了。”电话中,方量重复着这句话。林女士赶紧买票到长春,在车上林女士接到了该“公家”医院的电话,表示患者情况很不好。“我的心就一直揪着。”

  15日当天是中秋节,下午4点,林女士赶到了医院,方量当时已经在重症室抢救。林女士说,后来在医院的同意下,林女士进入到重症医学科,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儿子。“当时儿子已经没有了意识,无论我怎么喊他,都没有反应。”当日17时40分,方量经过抢救无效死亡。

  “他才20岁,还是一个读书的孩子啊!就这么说没就没了!”林女士的哭声再次打断了记者的采访。

  本站游戏频道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温馨提示:抵制不良游戏,拒绝盗版游戏,注意自我保护,谨防受骗上当,适度游戏益脑,沉迷游戏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365app